2013/03/08

《失戀自作業》 Silver Linings Playbook



稍看《失戀自作業》(Silver Linings Playbook)的簡介,以為又是一貫談失戀的電影。無可否認,於劇情方面,電影沒有讓人驚喜的創新。主角依舊失戀,然後在平復的途中,遇上生命中的摯愛。完場以後,認為若單以失戀入題,電影只是芸芸愛情片的其中一齣,名過於實。然而,若以精神病患者的康復療程為題,《失戀自作業》成功顯出其獨特性。

環觀荷里活,精神病不是罕見的電影題材,例如講述患有精神分裂症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翰.福布斯.拿殊 John Forbes Nash)的《有你終生美麗》(A Beautiful Mind),以及以躁鬱症病人與女醫生的愛情故事為題的《伴你情深》(Mr. Jones)。然而,《失戀自作業》有別其他同以精神病為題的電影,在於其男女主角皆是患有不同程度的精神病。男主角Pat Bradley Cooper)是一位躁鬱症患者,發現妻子Nikki紅杏出牆,憤而失控,險些打死姦夫,結果曾入住精神病病院。至於,女主角Tiffany年輕喪夫,性格大變,她與Pat於電影第一次碰頭的時候,二人數到精神科藥物的影響,互有共嗚,而展開他們的對話。

談起躁鬱症,不少人以為患者的脾氣怪戾暴躁,動輒揮拳打人,就如電影裡,Pat怒打姦夫的一幕,然而這只是從名字而來的謬誤。躁鬱症(Bipolar Affective Disorder),又名雙相障礙,患者於患病期間是不斷經歷躁狂與抑鬱這兩種極端的情緒。抑鬱的時候,患者心情低落,對周遭事物頓失興奮;狂躁的時候,患者處於亢奮狀態,情緒極度高漲。故此,患者並不是極度暴戾,只是游走於極端的情緒之中,就像Pat 時而抑鬱得討厭《戰地春夢》以悲劇作結而一手把書本扔出窗外、在診所聽到結婚時的歌曲而失控推倒雜誌架,時而興奮得對未來極有盼望,深信Nikki回到自己的身邊,又去學校希望尋回教職,嚇得舊同事退避三舍。

《失戀自作業》以兩個精神狀態不佳的人相遇為始,然後透過舞蹈比賽,讓他們互相進行治療。Pat仍然希望與Nikki重修舊好,但因禁制令的關係而無法接近。Tiffany願意幫Pat把信件交給Nikki,但條件是Pat跟她一起參加雙人舞蹈比賽。從舞蹈訓練當中,兩個曾於感情受傷,導致產生精神問題的人,漸漸找到人生的目標,過著有規律的生活,學習不以情緒主導生活。對於Pat,或是Tiffany來說,這次持之以恆的舞蹈訓練,不單是讓他們倆培養感情,而是在過程中,他們漸漸找回生命的節奏,踏出康復的第一步。

當他們到達會場,看見其他專業的舞蹈員,沒有退縮。雖然他們二人的配搭,顯然不及其他參賽者,甚至連舞蹈的設計與音樂都無法與他人相比,但他們專注,只求於評判手中奪得五分(總分為十分)。最後,他們從四位評判之中,剛好取得五分。二人,以及在場的親人朋友都振臂高呼,連主持人也忍不住問了一句「取得五分,為什麼值得這樣的高興?」當然,他們的興奮源於勝出了與朋友的打賭,但更重要的參賽的二人都成功打破了自己限制,於正式比賽當中完成了一場舞蹈的表演,不再是那個動輒就跌入情緒漩渦的人。

導演大衛奧羅素(David O. Russell)於整齣電影,只是寫實地描述兩名男女主角的故事,當中沒有為他們的異常行為,下了任何評價,只是透過二人的相處,讓他們互相療傷,克服心中最大的陰影。在《失戀自作業》中,精神病患者不是絕望的代表,他們依然能過著常人的生活,跟家人看美式足球、與拍擋練習舞蹈參加比賽,甚至成功演出。最後,電影沒有交代二人的精神情況,但從Pat在家中的一隅,抱著Tiffany,等待與家人欣賞美式足球的一幕,一切盡在不言中。


**** 

原刊於《評台》

題目為 《失戀自作業》的另類治療法

若然喜歡,歡迎Share:




1 則留言: